老公三年不回家,回来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......

2017-10-12 http://m.tingmen.com

专题:老公,三年,回家,来做,第一,件事,竟然
[导读] 我们离婚吧


老公三年不回家,回来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......


我们离婚吧!”

白天晟冷冷的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,只淡淡道。

他叠着腿,慵懒的埋在沙发里,没有抬眸看一眼对面紧抿着唇瓣,脸色苍白得没有任何血色的妻子,秦妍希。

他什么都没穿,下身只随意的裹着一条白色浴袍,性感而又强健的肌肉,在空气中无所遁形。

而压抑的空气里还弥漫着一种恶心的味道……

那是来自于,凌乱的床上,那一滩浅白色的精-液。

然而,承受这液体的女人,却不是她秦妍希!!

是谁,她根本不知道,只知道,当她送点心进他办公室来的时候,就见到了这令她反胃的一幕!

“她是谁?”

她问他,声音似还在颤抖着。

终于,白天晟懒懒的拾起眼来看她,剑眉深蹙,似对她的态度,非常不满,只道,“她是谁根本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们……离婚!!”

妍希提着环保袋的手,微僵了一秒。

眼泪,开始不停的在眼眶中打转,“白天晟,在你心中,婚姻到底是什么?我又是什么?”

“秦妍希,别再自取其辱了,你该清楚得很,你在我心里,根本就什么都不是!!!如果不是为了我们白家,我当年根本不屑娶你!”

所以,娶她的理由,只是因为想要利用他们秦家的势力来扶助他们白家?!

所以,结婚将近两年,他却从来,从来都不肯碰她?!甚至于,他们选择了隐婚。

妍希握着手提袋的手,不住的颤抖着,眼泪不受控制的至眼眶中滑落而出……

“好!白天晟,你想离婚,是吗?我成全你……”

她强装坚强的声音,还在颤抖着。

对于她的干脆,白天晟似乎还有些怔鄂,然下一瞬,性感的薄唇微微上扬,“很好!明天早上九点,民政局门口见。”

“不见不散!!”

妍希垂落在身侧的小手,越篡越紧。

下一秒,转身,决然的踏出了这个充满着yin秽之气的休息室!!

她怕,自己再呆下去,迟早要窒息!!

门,被重重的阖上,眼泪却如决堤的洪水一般,狂涌而至。

终于,她躲在闭塞的电梯里,蜷着身子,像个被人遗弃的孩子一般,歇斯底里的痛哭出声。

“叮铃叮铃——”

刺耳的手机铃声忽而在电梯里炸开,一道接着一道,疯狂的响着,狠狠的刺激着妍希薄弱的耳膜。

她本不愿去搭理的,只是,电话那头的人太过执拗,她终是拗不过她,将电话接了起来。

“妍希,你在哪里?”

是她的经纪人兼好友金小璐的电话。

“小璐……”妍希抱着手机,像个可怜的孩子般,呜咽着,“小璐,天晟不要我了,他这次真的不要我了,呜呜呜……”

妍希的呜咽声,让那头的金小璐静默了好几秒钟。

“那个猪狗不如的禽兽!!!”一声泄愤般的咒骂,至手机那头传来。

“宝贝,别哭了!我早说过,那混蛋根本就不是个男人!你的生活早就该脱离他了!!你听我说,我刚接到公司电话,接下来的一个月我们的工作都将在日本进行!!明早七点的飞机!”金小璐对待工作总是特别热忱。

“小璐,他约了我明天九点去民政局。”

秦妍希想要拒绝小璐的工作安排,以她现在这种情绪也根本无法专心工作。

那头,金小璐沉默了很久,隔了半响才道,“妍希,我希望你再好好想想,这次日本之行,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上位机会!我知道,这两年来你一直只想做白天晟的好太太,但现在他不要你了,你是不是该好好为自己考虑考虑了?还有,离婚证什么时候不能签?非得明天不可?你自己好好考虑清楚!”

***

十点,妍希回家,迎接着她的依旧是那一室的冷清。

她的丈夫,没有回家!!

她飞快的将冰箱塞得满满的,水果,饮料,面食等等,平日里白天晟需要的,一样不缺。

厨房里一切准备妥当,她又折回了楼上,那个男人的衣帽间。

一个月,她要去日本整整一个月,所以她必须要把这一个月内他要穿的衣服统统都搭配好,那样即使她不在,他也不用对自己的生活起居『操』任何的心了。

当一切都收拾妥当,妍希会心的笑了。

像她这样温顺而又贤惠的小妻子,他白天晟怎么会舍得不要呢?!所以,他一定只是一时的气话吧?当不得真的!

妍希如是安慰着自己。

想到这里,忙拨了一通电话给自己的丈夫,起初,没有人接听。

刺耳的铃声,不停的骚扰着床上正疯狂纠缠的一双人儿。






老公三年不回家,回来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......


女孩正放-荡的在男人身上不停的摆动着自己性感的娇身,一边哀怨道,“天晟,你的电话好扫兴哦!!”

“去,帮我拿过来,把机关掉!”白天晟拍了拍她浑圆的翘臀。

“哦……”女孩扫兴的从他身上起来,惦着小脚去拾沙发上的手机,半响,却娇媚的笑道,“怎么办?是你的小娇妻追过来的电话。”

白天晟脸色骤变,却还不忘提醒她的措辞,“前妻!!”

女孩只笑,“那我关机咯?”

“不用了!你帮我接吧!”

“我接?”女孩微楞。

“怎么?担心她听出你的声音不成?”白天晟邪笑的睨着她。

女孩娇柔一笑,“反正迟早也是要知道的!”

说话间,她已摁下了接听键,修长且白皙的双腿,已朝床上的男人迈近。

“喂,你好!”

温婉的女声在电话中响起,继而,传来一道暧昧的哼吟声,她毫不避讳的坐上白天晟那结实的腰间。

“碍…”

娇-吟声至电话中传来,穿透妍希的耳膜,让失了血色的她,瞬间面红耳赤起来。

“我……我找白天晟……”她的声音在发抖,握着手机的小手,更是颤抖得厉害。

“他好忙啊!有什么事情跟我说也一样!我是他的未婚妻……”

“碍…天晟,你慢点,慢点……呵呵……”

女人那银铃般的笑声,还夹杂着男人粗喘的呵气声至电话中毫不掩饰的穿透过来,狠狠的撞击着妍希的耳膜……

心口,如同被搅拌机碾过一般,锥心蚀骨的痛!

‘未婚妻’?她这边还没离婚,而那边却已经连后备的妻子都已经找到了吗?

妍希深呼吸一口气,强忍着哭腔道,“麻烦你告诉白天晟一声,就说我明天不能去民政局了……”

妍希几乎费了全身的力气才将这一句话说完,不等那头的人作答,便已兀自挂了电话去。

眼泪如断线的珍珠一般从眼眶中滚落而出,娇柔的身躯绝望的跌落在冰冷的地板上,下一瞬,捂脸,崩溃的痛哭失声。

白天晟,我到底做错了什么,你要这样子对我!!我那么用心用力的爱着你,可你呢?有没有那么一秒的心疼过我对你的执着?!!

******

深夜,两点——

听得门锁响动的声音,呆坐在沙发上的妍希微微僵了半秒。

然,飞快的,扯出一抹牵强的笑容,来不及穿鞋,只光着玉足便欣然的朝门口的男人迎了过去。

“天晟,你回来了!!”

她盈水的眼眸中,溢满着属于小妻子的乖巧以及那淡淡的雀跃。

她以为,他不会回来了!她以为,连这最后的一晚,他都不屑见她。

可他,还是回来了!!

白天晟在见到秦妍希脸上那抹欣喜时,冰漠的眼眸微怔了一秒,下一瞬,剑眉紧蹙,根本没有理会她的热情,兀自换鞋进了屋,只道,“秦妍希,明天我们必须签字离婚!

笑容在妍希苍白的脸蛋上,僵祝

半响,才听得低低的声音至她唇间轻轻吐出来,“明天我没空……”

白天晟旋身,冷漠的眼眸死死盯着她看,下一秒,讥诮的冷笑出声,“秦妍希,早猜到你这个女人没那么干脆!

妍希不着痕迹的深吸了一口气,将眼眶中的泪水强逼了回去,漂亮的唇瓣间扯出一抹牵强的笑意,“天晟,我们先不聊这个了,好不好?”

她承认,她真的做不到那么干脆!

白天晟厌恶的看着对面的女人,脚下的步子一步步朝妍希紧逼而去。

修长的手指,紧紧扣上她苍白的下颚,力道重得让妍希吃痛的蹙了蹙眉。

冰漠的话语,讥诮的至凉薄的唇瓣间溢出来,“秦妍希,难道刚刚在电话里的那一幕你没听到吗?还是可以做到完全无视?一个女人,竟然可以卑贱到这种地步,连最基本的尊严都可以不要,真是,可笑可悲到了极点!!”

白天晟刻薄的话语,如同一把把利刃,毫不留情的,直戳她的心脏而过,顿时,血流如注。

柔弱的肩头,因痛,而不住的哆嗦着。

“秦妍希,你还在奢望着我白天晟会爱你吗?我再告诉你一遍,我不爱你!!不管是从前,还是现在,又或者是将来,我都不可能会爱你!!”

“我只会……恶心你!!”

终于,眼泪,再也不受控制的至眼眶中泄露而出。

而白天晟根本连看她一眼都不屑,只是转身,兀自上了楼去。






老公三年不回家,回来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......


夜里,两点,妍希像疯了一般,将冰箱里所有的食材统统扫出来,全数扔进了垃圾桶里去。

就像,那个混蛋男人,毫不怜惜的将她的心,以及她的爱,不留任何情面的踩在脚底,再然后,不屑一顾的扔进垃圾桶中去……

凌晨,五点时分,白天晟还睡着,妍希却已拖着行李出了家门。

金小璐以及助理已经驱着专属商务车等在了楼下。

在见到神情落寞,脸色惨白的妍希时,金小璐一楞,下一秒,忙迎过去,将她手中的行李箱接了过来。

“妍希,打起精神来!这一个月就全当是去日本度假的!”

“恩……”

妍希报以她一记晦涩的微笑。

七点,飞机准点起飞。

金小璐本想借着空闲时间同妍希讲讲这一个月的工作行程的,然见她情绪欠妥,也只好作罢。

低叹口气,将手中的文件搁在一旁,劝她道,“妍希,说实在的,听说你跟白天晟那混蛋要离婚了,我是挺为你高兴的!”

金小璐的话,让妍希僵硬的心微微动了动,脸颊贴在窗口上,没有应她。

“妍希,如不是受这场空洞的婚姻束缚,你现在早就跟你姐姐小栀一样齐名了!又怎会一直在三线开外的娱乐圈里游离。”

金小璐的话语中,无不透漏着些许的遗憾。

是啊!在她看来,她秦妍希完全有拼一线红星的资本,甚至于能做得比她姐姐更出色,只是很多上位的机会却偏偏都被她秦妍希给拒在了门外,理由只因为她的丈夫白天晟,他不喜欢自己的妻子太过抛头露面!曾经有一段时间,为了白天晟,她甚至于有隐退娱乐圈的冲动,但值得庆幸的是,终究是被金小璐给劝服了,毕竟,影视一直都是妍希的梦想。

“对不起……”

妍希偏头,低声道歉,“其实你完全可以带领更优秀的艺人,可是,你都没有放弃我!小璐,谢谢你,真的……”

金小璐只笑,“那是因为我看到了你未来的价值!妍希,相信我!你将来一定会成为顶峰上那颗最闪耀的红星!!前提是,别再傻傻的为白天晟那种禽兽糟蹋自己了!他真的不值得你这样付出!

妍希挤出一抹淡淡的微笑,“我会努力的……”

不久后,妍希真的如金小璐所预想的那般,她成功的踏上了顶峰,成了众人眼底最闪耀的那颗明星,将白天晟以及小三,统统傲视在了脚底!当然,这些都是后话了。

***

日本的第五天,妍希的私人手机依旧没有任何的响动,白天晟从来没有拨过任何一个电话进来。

而白天晟于她,就像是滋长的细菌一般,疯魔的啃噬着她溃烂的心口,随着时间的推移,一点点加深,加剧。

夜里,拍完杂志写真后,她借故说想要一个人走走,便脱离了小璐的照看。

漫无目的的走在日本的大街上,却在一间热闹的夜总会前停下了脚步。

怔怔然的看着玻璃门内那一室的热闹,妍希的神情变得极致的恍惚,脚下的步子更是鬼使神差的往里面挪去。

或许,她真的该大醉一场的!!

醉了,也就什么都不记得了!不记得,也就不伤不痛了!!

妍希不知道自己到底喝了多少酒,总之,这是她记事以来喝得最多的一次。

迷迷糊糊的望着大厅里浑噩的一切,总会有可爱的日本小男生上前来搭话,而大部分都是夜总会的牛-郎!

妍希不予他们答话,却掏出手机,借着酒劲竟然又不知死活的给白天晟拨了个电话过去。

“天晟,你在干嘛?”

电话里,她哭着,问那头的男人。

白天晟的态度很冷,“秦妍希,我现在很忙,有事跟我秘书去讲!!”

“现在是晚上,你忙什么……”妍希喝了些酒便耍起泻性』子来,“每次都让我找秘书!!白天晟,我的丈夫是你,不是你的秘书,呜呜呜……”

“秦妍希,你是不是喝酒了?”那头,白天晟的语气变得凛然几分。

而这边,妍希的心头却微微一喜。

“天晟,你还是会担心我……”她笑着,很满足。

“担心?”白天晟冷笑,“秦妍希,我只是想提醒你,如果是要发酒疯的话,去找别人!我很忙,没空!!我要睡了!






老公三年不回家,回来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......


白天晟说话间,却似还伴随着一道女孩子不满的抱怨声,“天晟,这么晚了,谁还给你打电话呀!挂了吧,好困哦……”

“嘟嘟嘟嘟——”

女人的话音落下,电话便被那头的人,毫不留情的掐断。

只留下妍希,还僵硬的握着手机,一动不动。

眼泪,凄然的从眼眶中无声地流淌而下……

手心,一片冰寒,而握着手机的小手,还在不住的颤抖着。

“唔——”

忽而,她只觉胃里一阵翻搅的厉害。

忙起身,踉跄着步子,捂嘴往洗手间『摸』索走去。

妍希不知道自己在长廊里到底走了多久,只知道每走一步,脚下的步子就更重一步,脑子里的意识也变得越来越混沌……

清泪如断线的珍珠一般至眼眶中狂涌而出,胃部里翻搅的疼痛仿佛也牵动着身体内的五脏六腑,浑身也跟着疼痛不已。

推开‘洗手间’的门,妍希鄂祝

而里面,所有的人,也同时怔了一秒,对于这个突然闯进包厢房中来的酒醉女人,竖起了防备的城墙。

妍希怔怔然的打量着里面这间高级的‘洗手间’……

里面,灯光晦暗,透着一股压魄的神秘气息。

一群黑衣男子,冷然着面色,排开两侧,井然有序的站着。

而此刻迷醉的妍希根本没有注意到,这群男人的手间都握着一把新式高端手枪,而枪口,都整齐划一的正对准了她的胸膛口。

只要一声令下,她秦妍希便可当场千疮百孔。

而人群正中间,还站着一位黑衣男子,具体说是,一位漂亮的黑衣美男!!

幽蓝的灯光下,那是怎样一张艳丽至极而又神秘莫测的妖魅面孔?

即使是在娱乐圈中阅美男无数的妍希,也在那一刻,懵然惊祝

男人拥有着一双妖异的丹凤眼,如若无边际的大海般,泛着湛蓝的幽光。

清淡的眸色神秘莫测,教人根本无从揣摩。

高挺的鼻梁宛若人工细啄一般,精致得寻不出任何的死角。

鼻梁下方,一双孤傲的薄唇微微上扬,放肆的笑容挂在唇边,却妖凉的足以让所有人不寒而栗。

他,凭窗站在幽冷的月光下,若遗世独立,神秘不可窥探。

而那双妖异的丹凤眼,正直直的,盯着门口微醉的女人看。

那『逼』迫凌人的视线,如若能洞悉一切。

“对……对不起,我找洗手间,好像走错了……”

望着眼前这森冷的一幕,妍希脑子里的酒精仿佛瞬间清醒了不少。

晦暗中,妖冶的男子似只传递了一记眼神给手下,就听得有人道,“小姐,洗手间,这边请。”

黑衣男子殷勤的领着她进了包厢房的专属洗手间去。

微醉的妍希并未察觉出任何的危险气息,现在的她,只一心想要把胃里这份疼痛赶紧从她的身体内驱逐开去。

一进洗手间,她便蹲在马桶前,难受的大吐特吐起来。

那感觉如若是要将她的五脏六腑也全数吐尽一般,眼泪,如断线的珍珠般从眼眶中溢出来,一颗一颗,痛苦的低落在水中,荡开一圈又一圈浑浊的涟漪……

白天晟,三个字,就如若一把锋利的冰刀,狠狠的戳进她柔弱的心脏中去!!那么疼,那么痛!!

“白天晟,你混蛋!!”

她哭着,崩溃的朝马桶里发泄般的大声嘶喊着。

“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?你这么可以这么狠心,呜呜呜……”

“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爱你?白天晟!!白天晟……”

妍希蹲在马桶边,蜷着受伤的身子,痛苦的呜咽出声。

后来,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落魄的踏出洗手间的,路过厅中的时候,浑浑噩噩的她,什么亦没想,拿起吧台上的整整一瓶xo便往自己的小嘴中灌了过去。

明明说醉了就不痛了,可她还是那么那么痛,所以,她还没醉!她还,醉得不够!!

厅内,没有任何人来阻止她的过激行为。

妖魅的男子,亦只是倚坐在沙发里,修长的双腿慵懒的交叠着,单手撑着自己那张艳丽至极的面孔,凤眸眯起,局外人一般的静观着眼前这豪壮的一幕。

妖凉的唇瓣,一抹肆意的笑……

森冷,深意,教人,难以琢磨,却不寒而栗。

妍希知道自己是彻底醉了。

眼前,再也没有白天晟那张清冷的面孔,取而代之的,则是一张妖冶至极的魅庞。

“你……是谁?”

她撑着醉眸,含含糊糊的问他。

男人笑,妖异,凉薄,“唐正勋!我的名字,记住他。”





老公三年不回家,回来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......

上一篇:男生第一次进不去的时候,女生在想什么

下一篇:疼你的人,眼里都是你

相关文章